首页 »

俄媒称日本或先于美国加入亚投行:否则将很快被中国超越

2019/9/11 22:50:14

俄媒称日本或先于美国加入亚投行:否则将很快被中国超越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专家叶卡捷琳娜·莎拉波娃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日本很快将争取加入亚投行,否则它将更快地被亚洲投资第一大国——中国甩在后面。她还预测,美国大型跨国企业将加大游说加入亚投行的力度。

资料图片:这是位于北京金融街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总部大楼前的石碑(2018年1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据俄罗斯卫星网1月16日报道,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曾承认,希望看到美国成为亚投行成员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者。约翰·克里自2013年2月在奥巴马整个第二任期主管美国外交部门,恰好是中国提出并积极推动两个倡议——成立亚投行和建设“一带一路”倡议之时。

报道称,约翰·克里当时在香港金融论坛上呼吁美国更积极地参与本地区贸易倡议。他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自己的影响力迅速扩大,吸引邻国加入道路、港口和水路建设网。他并以经营权已转交给中方的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和巴基斯坦瓜达尔港作证。约翰·克里说,“显然,目的是想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贸易线路上占主导地位”。

资料图片: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环球时报)

金立群在香港论坛期间指出,两年来亚投行成员已增至84个国家,但G7中还有两个国家没有加入。叶卡捷琳娜·阿拉波娃认为,这种局面很快会被打破。

她说:“日本要先于美国加入。很难预测特朗普的政策。他有很大的保护主义情绪。但是美国跨国企业很快将加大游说力度,游说美国加入这家银行。我认为,美国跨国企业和银行都希望加入这家多边金融机构。会千方百计游说这一立场,包括在国会。其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更积极——是支持加入亚投行的人还是他们的反对者。至于日本,它很快将力争加入这个多边金融机构。否则它将更快地把地区投资头号大国的地位让给中国。它已经失去了地区主要投资者的地位。中国大力投资,增加投入规模,不管是在本地区还是在非洲。如果日本不想彻底失去传统的领导地位,那么它当然就需要加入这个多边机制,并积极参与其活动。”

  1月11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 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报道称,金立群表示,亚投行将继续扩大,将更大面积地覆盖非洲、南美和中东。他还透露,许多南美国家正在排队加入亚投行。它们的融资可以“更好地把该地区同亚洲连成一体,降低运输费用”。亚投行行长还指出了获得非洲成员支持的重要性。他说,“亚洲虽发展迅速,但它不同非洲国家密切合作就不能正常自保”。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贾晋京用全球投资市场的自然需求来解释亚投行成员国地理范围的扩大。

贾晋京说:“首先,亚投行的设立填补了当前国际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中的巨大空白。因为仅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资金大约8万亿美元,每年平均是8000亿美元,但是原有的国际金融机构目前只能提供200亿美元,可见这一投资缺口是非常的巨大。而亚投行本身作为一个商业机构存在于基础设施融资的广阔‘蓝海’中,能够为其他国家乃至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带来利好。其次,亚投行作为多边金融合作机制,能够服务于市场网络的建设,而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上就是在搭建市场网络,因为毕竟市场的存在的前提就是基础设施的建设。亚投行所搭建的市场网络是和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连接在一起的,这样的市场网络显然具有极其可以期待的前景。”

叶卡捷琳娜·阿拉波娃专家注意到亚投行国家地理范围的扩大是个双边进程。

她说:“一方面,这是非洲和拉美国家自己的愿望。它们感到这是一个生存保障性机构,它的融资规模将逐渐增长,有目标的资金流规模将扩大。另一方面,这种局面在更大程度上直接由中国促成。中国非常关注这家银行的发展,包括实施自己的战略,扩大投资和融资规模。我想,在双边和多边高层会晤中,例如,同拉美和非洲国家领导人会晤时,中国都鼓励他们参与亚投行,承诺加大对它们的基础设施和运输项目投资力度。”

报道表示,金立群承认,一开始许多国家对亚投行的成立持怀疑态度。然而现在这种疑虑已经消除。人们看到的是,中国承担把银行变成现代多边发展机制的义务的坚定决心。金立群还指出,亚投行会纯粹因为中国倡议的庞大规模而不可避免地参与到“一带一路”倡议沿线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中。该倡议的海陆沿线经过60多个国家。

 

【新闻链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美、日来与不来,亚投行都欢迎合作

 

两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匆匆一瞬,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而言,却极不平凡——成员数从57涨到84、在12个国家开展24个项目,撬动200多亿美元公共和私营部门资金、接连斩获三家国际评级机构最高信用评级……


16日,是亚投行正式开业运营两周年纪念日。作为亚投行首任行长,金立群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解码这家新兴多边金融机构的发展动能和未来趋向。


“我们刚刚迈出第一步,走得再扎实、步子再大,也只是第一步而已”


三九时节,寒风凛冽。北京金融街9号,一间不大的会议室内,金立群与记者对面而坐。


“两年筹备、两载运营,我们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金立群言语中自信而谦逊,“我们刚刚迈出了第一步,走得再扎实、步子再大,也只是第一步而已,没有骄傲自大的理由,更不能有所懈怠。”


当然,他有足够的理由自信——开业仅两年,亚投行就经过四次扩容,成员从57个涨到84个;在12个国家投资24个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贷款总额超过42亿美元,撬动200多亿美元公共和私营部门资金;仅仅2017年,亚投行就接连拿下穆迪、标普、惠誉三家机构的最高信用评级……


“但是我跟大家讲,3A信用评级不是博士学位,不是终身的,只要我们做得不好,随时都可能被降级的。”金立群说。


在他看来,初创两年便能取得一些“超出预期”的成绩,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作为倡建国,中国言必信、行必果,以创新思维、按国际惯例办事,不搞一言堂,让国际社会信服。


“亚投行不受任何政治干预,不卷入任何国际上或成员之间的政治纠纷,一切着眼于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改善参与国家和地区的人民福祉。”金立群说,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看到亚投行的独立决策程序和运营模式,亚投行的公信力随之逐步建立,“朋友圈”越来越大。


公信力见涨的背后,离不开亚投行员工的勤勉付出。以金立群为例,每天早晨七点刚过,他便来到办公室,晚上七点回家。


“吃完晚饭后,我喜欢到玉渊潭公园走一走,晚上9点半后,再重新投入工作,高层邮件往来不断。”68岁的金立群说,“工作,是我们最大的乐趣。”


“不克隆世行,不复制亚行,全力构建新时代一流国际机构”


在金立群看来,要让一个崭新的多边金融机构持续健康发展,关键在于建章立制。


“建立一套国际机构的规章制度需要反复磋商,缜密考虑,时间是花得多了些,但有个好处,就是不会出现一执行就发现行不通的情况。”他说,不仅要和有关成员磋商,还要跟民间团体和非政府组织交流。


在这个过程中,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对亚投行提供了相当大的支持。


“但亚投行成立的时代背景不同,时代要求自然也不同。”金立群说,“我们要有原创精神,既不克隆世行,也不复制亚行,而是总结和吸收好的经验,努力建成具有21世纪先进治理理念的多边金融机构。”


比如,亚投行没有常设董事会,一年开四次董事会会议,如果不够,就用现代技术开视频会,如此一来机构非常精简。


金立群在采访中多次强调,亚投行开业运营的前两年,是打基础的两年,是招兵买马的两年,在反腐败方面,亚投行坚持“零容忍”的态度。


“我们招人的标准是德才兼备、以德为先,职业操守如果存在瑕疵,我们是不会要的。”他说,亚投行设立了一个招聘人员委员会,监管招聘以及提拔事宜。


他还透露,亚投行的内审部门“权力是很大的”,任何人都可以查。“我们建立这么严密的反腐败制度,就是为了让所有人专心为亚投行成员服务,不做任何有损于机构的事情。”


美、日来与不来,亚投行都欢迎合作


随着“朋友圈”不断扩大,外界普遍关心美国与日本是否会加入亚投行。对此,金立群明确表态:来与不来,亚投行的大门都将敞开。


“在亚投行筹建阶段,中国非常诚恳地向美国和日本发出邀请,中国的诚意是明明白白的,加入与否是它们作为主权国家的自主决定,我们不干预。”他说,“亚投行大门永远敞开,问题不在我们。即便不加入,亚投行也欢迎美日企业参与亚投行项目。”


金立群略微停顿,进一步说,实际上,亚投行已经跟美国和日本的企业有合作。“比如,我们聘请的评级咨询公司就是美国高盛和摩根。另外,亚投行还有一些美国和日本籍员工。”


在连续获得最高信用评级后,亚投行便可以低廉的成本到资本市场融资。有了这一权限后,亚投行的投资步子是否会迈得更快更大?


金立群说,亚投行团队正在积极筹备,计划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发行第一笔债券,在国际资本市场建立品牌。无论是之前单独做项目,还是跟世行、亚行等联合融资做项目,或是今后投资新项目,亚投行对项目都要严格审查,标准没有降低、也不会降低。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做的所有项目,都应该是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幸福的。”金立群说。


他特别谈起亚投行对华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即北京煤改气项目,希望北京能把这个项目做成示范项目,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作出贡献。


金立群坦言,随着亚投行不断扩大,人员将不断增多,如何保障队伍高效廉洁是对亚投行内部治理的一大考验。与此同时,全球经济虽然温和复苏,但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如何绕开一些暗礁、躲过一些险滩,也是不可忽视的课题。


“但我们有信心应对挑战。”金立群说,“只要我们坚决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保证决策过程透明缜密,亚投行一定会有更大作为。我们将始终走在‘长征路’上。”